著名导演陈薪伊和开心麻花携手创排的话剧《威尼斯商人》,不久前在上海文化广场迎来了正式首演。

演员极具特色的出场方式、新鲜好看又大气的舞美设计,以及老道的戏剧处理,都在观众的repo中出现率很高。这部流传四百多年的经典之作,如何在陈薪伊手中散发魅力?

597办事处特别采访了导演本人,为我们解读这部剧目。1986年,在上海第一届国际莎士比亚戏剧节中,她的《奥赛罗》被专家誉为“中国最好的莎士比亚作品”。而如今,算上毕业作品,已经是陈薪伊第四次排《威尼斯商人》。

“这次合作开始可能要改变我的创作轨迹。”陈薪伊说。过去她的创作,如《商鞅》《贞观盛事》等著名戏剧作品,一般都聚焦历史重大题材。这次和开心麻花排喜剧,“大家都知道,我跟他们在一起玩”。

“它让我的创作心理发生了极大的变化,我从对莎士比亚的学术性创作落地为更世俗化的喜剧精神。”

毋庸置疑,《威尼斯商人》是“人类喜剧最顶级的一部分”。剧中“一磅肉”的契约,和“四大吝啬鬼”之一夏洛克的形象广为流传,后人产生过无数解读。

“所有的导演都在做《威尼斯商人》这个戏,除了主题的解释之外,选择什么来作船?用什么表现水呢?”

前期商量创意时,陈薪伊常和执行导演驱车到徐汇滨江龙美术馆附近。“居然全是年轻人在滑板,我说这倒巧了。”滑板,恰能展现和开心麻花合作中,她更强调的年轻属性。

此前陈薪伊公演的两个《威尼斯商人》版本中,在广州排的粤剧剧情围绕保险,将故事背景改在了澳门,戏曲中能打马,就将划船改为骑马;国家大剧院的话剧版,则以竹竿虚拟船只。如今,除了安东尼奥和夏洛克坐着贡多拉针锋相对的场景,几乎其他的船只都用滑板代替。

蜿蜒的水巷、流动的清波,一提起威尼斯,人们就会联想到美。陈薪伊特别邀请的罗马尼亚籍舞美设计师Dan Potra构想中,舞台上不见水波本身;威尼斯水城的特点,却在视觉流动性中体现得淋漓尽致。一切都是流动的,滑板来来去去,房屋翻覆、折叠、旋转……

除了莎士比亚精彩绝伦的剧本,“什么都改了”:舞台装置犹如“变魔术”,舞美设计“五彩斑斓”,演员也在陈薪伊的训练下,培养空间审美意识。

“我要让演员知道这个舞台,除了表达剧本之外,还要了解你所处位置的审美价值。就像逛商场时,购物当然是一种满足,但成功的品牌,都有空间审美的吸纳;赤橙黄绿青蓝紫,一堆颜色是很难相处的,如何把它们放在一个空间里,这就是学问。”

莎士比亚是文艺复兴后诞生的伟大作家,超前了时代400年,在陈薪伊看来,舞台也要呈现与之匹配的开放和先进。

“没有好的设计、没有审美品味的东西,我永远不喜欢它。戏剧也是这样,除了要讲故事之外,要培养观众的审美趣味。让观众跟我们一起在审美上长大,带来高级审美满足,做戏剧的人有这个责任。把观众培养成只会傻乐呵,那就是犯罪。”

根据戏剧特点,《威尼斯商人》还选取世界名曲,专门制作了配乐。从决定排这部戏时,莫扎特《费加罗的婚礼》就在她脑中萦绕,但单纯用原曲又略有不对,她邀请瑞士作曲家重新编排,为戏剧度身“裁剪”了音乐,才搭配得恰到好处。

疫情期间不能进排练厅,陈薪伊原本觉得很苦恼,没想到她带着演员钻研莎士比亚的剧本精粹,让剧组获益良多。

莎士比亚文采卓著,措辞却并非如今人们生活化的口语,台词很长很密,对演员来说也是一个挑战。首演后,不少观众称赞开心麻花这次的呈现,台词清晰,显出了功底。

“对莎士比亚的戏来说,云排练有好处。只听台词、只研究台词,在网上就可以把台词一点点抠清楚,而且比较专注。”陈薪伊说。

《威尼斯商人》的主题,陈薪伊认为并非“教会冲突”等网络上流行的说辞。“宗教在莎士比亚的时代是不可能免除的,但莎士比亚的本意并非处理宗教。任何教会都有真善美和虚伪性,天主教的虚伪性是雨果的主题,如果我排《巴黎圣母院》,我就要把它挖掘出来。”因此她删除了宗教的枝节,更聚焦人性的冲突。

莎士比亚剧中,聪明美丽的富家小姐鲍西亚“择匣选婿”广为流传。金匣子、银匣子、铅匣子的精彩寓意,千百年来为人们称道。在陈薪伊眼中,《威尼斯商人》也是一个关于“匣子”的故事,除了金银铅三个匣子,还有钱匣子。而匣子在英文中,也能翻译成棺材。

“所有人包括鲍西亚,都被匣子框住了,虽然她是富家女,却没有选择婚姻的自由,所以要拆匣子;杰西卡则是被父亲夏洛克困起来,所以她们都产生要冲出匣子的愿望,这就是文艺复兴时期的主题,其实也是年轻人的主题:幸福的家庭就很幸福,不幸的家庭、不满意的工作和平台,就会变成你的匣子。”

安东尼奥的商船遭遇风暴后,夏洛克执意要挖去他身上的一磅肉。“拿来钓鱼也好;即使他的肉不中吃,至少也可以出出我这一口气。”“要是他愆了约,我要挖出他的心来。”

为了凸显这两段台词,陈薪伊调整了舞台空间和道具,暗示观众夏洛克的嗜血和凶残。

而对嫉恶如仇、乐善好施、善良温和的安东尼奥,陈薪伊则一定“给他漂亮的颜色装扮”。

在《威尼斯商人》的善恶对峙中,扩散出了丰富多彩的戏剧冲突。陈薪伊认为,其中的戏剧性和哲理意义,是文艺复兴时期人文主义精神对友谊、爱情、人性、人情、生意、借贷、交易诸如此类问题的阐述,其中还包括了由此而产生的各种人际关系——朋友、恋人、父女、主仆等等……

“我们需要有医学科学家来战胜瘟疫,同样也需要戏剧艺术家去解剖人性,医治人们的精神疾病。”女版《奥赛罗》首演时,陈薪伊曾在邀请张文宏医生来看戏的信中写道。如果你同样对这四百年来,人们的精神世界有所好奇,不妨也来看看《威尼斯商人》吧!

kaiyuncom

Learn More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