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件回放:河南漯河农民状告乡政府被关精神病院6年半

河南省郾城县大刘乡农民徐林东好打抱不平,1997年,因看不惯一家都是残疾人的邻居张桂枝在宅基地纠纷一事上吃了乡政府的亏,开始帮她写材料、到各级部门反映问题。2003年10月,不堪徐林东“找麻烦”的大刘乡政府,把正在北京的徐林东抓回来,将其送到驻马店市精神病医院关起来。2009年12月7日,大刘镇政府又将其转移到漯河市精神病医院,至今还没恢复自由。(4月23日《中国青年报》)

此案的始作俑者是大刘乡政府,将一个好端端的人关到精神病院里去,并为此6年多来坚持每个月向医院缴纳1000多元费用。我有一百个理由怒斥大刘乡政府的野蛮行径,但此刻我的恐惧压倒了愤怒,在此,我只想表达我的恐惧。

恐惧来自精神病院助纣为虐的所谓“诊治”。让我们见识一下驻马店市精神病医院的高超的诊疗术:被诊断为偏执性精神病的徐林东,医院6年多里不断给他打一种奇怪的伏晨针(音),除了打针,就是捆绑和电击。据徐林东亲口说,6年里,“被他们捆绑过48次,过电过了54次,那滋味真不好受,有一次过电把我这儿(指着额头两处)都烤焦了,过了1个小时还多。”因为不堪被强制治疗之痛,徐林东两次尝试逃跑,几度自杀,但都没成。

即使是一个精神再健全的正常人,也经不起这样的折磨,没精神病也一定会折磨成精神病。但徐林东好样的,虽然遭受如此非人的“诊治”,他也没得精神病,这点由接受记者采访时清晰的谈吐等可资证明。真正令人不解和恐怖的是,该医院从一开始就知道徐林东根本就不是一个精神病人。在律师的帮助下,记者发现一份病案号为“090459”的病历,上面有徐林东住院过程的详细记录:“2003年11月21日,被乡政府送入我院观察,2003年11月21日在我院司法鉴定为偏执性精神障碍。”也就是说,徐林东被乡政府送来一个月之后,医院才做出了“偏执性精神障碍”,而驻马店市精神病医院精神二科主任、副主任医师宋丽则称:“我们这儿先鉴定再收治。”

够荒唐了吧,鉴定尚未做,医院就开始对“患者”治疗了,这就像中医尚未“望、问、闻、切”,就开始开药方了,天底下哪有这样的事!尤其令人愤慨的是,从鉴定结果看,徐林东根本就是一个百分之百的正常人。医院在对徐林东的检查中记录道:“意识清、仪表整,谈话接触可,……认知活动方面:否认存在有感、知觉及感知综合障碍,谈话语速可、语量中等,在思维联想活动量和速度方面未发现异常。……无发现有关系妄想,被控制感等智能方面检查及记忆力方面检查,如常人谈话注意力集中,否认自己有病,拒绝住院治疗。”

即然这样,又怎么会作出“偏执性精神障碍”的诊断结论呢?从该病历后面的描述可知,原来他老是、告状,即使官司输了,还要越级,行为偏执。其实,医院比谁都清楚,徐林东是一个正常人,其之所以被当成精神病人,盖因为他为弱者主持正义,不屈不挠,因而得罪了乡政府。

这里,医院碰到了一个棘手的两难问题:是恪守基本的医德,即不把正常人当成精神病人治疗,抑或屈从政府的意志,违心收治。可悲的是,医院选择了后者,而且很爽快,连一句异议的话都没有。我当然不能说,医院是贪图一个月1000多元的治疗费才这么做,但我要说,在这件事上,医院用如此残暴的手段对一个正常人实施治疗,不仅严重违背了医德,而且是在犯罪,犯的是侵犯人权罪。徐林东出院后,完全可以对医院提出起诉!

这些年各地不断惊爆的者被政府送进精神病医院的消息,一次次刺激公众的神经,担心自己说不定有朝一日也会因为拆迁等事情与政府过不去而被强制送进精神病医院,此番从驻马店市精神病医院传来的消息更是让人不寒而栗,因为从徐林东的身上,我们不但见识了医院的恐怖疗法,意志没有徐林东坚强的你、我、他,吓都会吓出精神病来,而且还认清了一点,医院为了维护政府利益不惜侵犯公民权益。如驻马店市精神病医院那样,为维护几个乡政府官员头上的乌纱帽,甘愿放弃精神病医院的天职,即将精神病人治愈为正常人,反而把正常人当成精神病人来医治,我真怀疑该精神病医院是否自己得了精神病,患上了政府恐惧症。 (王学进)

kaiyuncom

Learn More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