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马德里提森-博内米萨博物馆(Museo Thyssen-Bornemisza)举办了一场安东尼奥洛佩兹(Antonio Lpez)个展。展览由博物馆策展人吉列尔莫索拉纳(Guillermo Solana)和艺术家的女儿玛利亚洛佩兹(Maria Lpez Moreno)共同策划,共展出了约130件作品——包括绘画、素描和雕塑。展览高度重视洛佩兹自己的想法,注意将艺术家晚近的创作同早年的作品相联系,尤其重视艺术家缓慢而独特的创作方法——洛佩兹会在长达数年的时间里反反复复地修改同一件作品。在某种意义上,这场高度个人的展览仿佛洛佩兹的一纸履历,呈现出艺术家借由作品同观者分享的个人世界。

展览的图录则分专论和图版两大部分,由艺术家自己撰写的文章打头阵,是一部不可多得的“安东尼奥洛佩兹作品集”。

《熟睡的玛利亚》是玛利亚能够清楚记得的第一件父亲的作品。在回忆文章《我的父亲,安东尼奥洛佩兹》中,她动情地讲述了自己记忆中的童年趣事,包括但不仅限于自己如何抄起凿子和锤子敲掉了《熟睡的玛利亚》中小女孩儿所佩戴的金耳环、与父亲一样身为艺术家的母亲如何放任前者为了自己的作品把家里的冰箱折腾来又折腾去、自己又是如何因误以为父亲和叔叔要谋杀母亲而哭天抢地以致惊动了邻居……

事实上,玛利亚洛佩兹在展览“安东尼奥洛佩兹”中扮演了极为重要的角色。正是她帮助确定了具体的参展作品、绘制了第一张布展草图并与父亲敲定了展览的种种细节。

▲ 安东尼奥洛佩兹和弗朗西斯科洛佩兹在修改《玛丽胸像》,1968

在被问及他是如何发现自己创作的主题时,洛佩兹这样回答:“一个人需要花费相当长的时间才能找到它。莫兰迪花了好多好多年才找到他的静物,莫兰迪的静物……就我个人而言,我是在1955年,在我的父母家,被日光中的葡萄藤和葡萄藤上成熟的葡萄吸引。我那时19岁。现在,它成了我长期的、不间断的主题——树。”

配合展览“安东尼奥洛佩兹”的第一部分,策展人索拉纳撰写了专文《A.L.G.(安东尼奥洛佩兹加西亚)无尽的旅程》,讨论艺术家1990年以降的几大主题——记忆、环境、马德里、格兰大道、树和人体——并同更早的作品相联系。

毋庸置疑,艺术家惊人的“创造真实”(reproducing reality)的能力是安东尼奥洛佩兹作品的标志也是其天才所在。他的作品仿佛为观者创造了一个镜像世界,令人目眩神迷的同时又发人深省。

配合展览“安东尼奥洛佩兹”的第二部分,哈维尔比亚尔(Javier Viar)撰写了专文《地点与时间》,追溯艺术家日趋“真实”的艺术道路,讨论其漫长艺术生涯中的独特创作方法。从意大利化的绘画到早期的魔幻现实主义作品、从可谓悲剧的敏感性到近乎极少主义的客观性,这位仿佛不知疲倦的艺术家始终渴望抓住对象的实质、希图将无尽的过程凝结在一件具体的作品之中。

至此,展览“安东尼奥洛佩兹”及其图录,大约已经可以像世人证明,这位当代西班牙艺术大师的的确确将自己活成了一部值得一读再读的作品集。

kaiyuncom

Learn More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